<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专题 > 高中特色发展试验学校 >
高中特色发展试验学校

我校建设特色发展实验学校情况简介(二)

发布时间:2018-05-21 浏览:

二、理念解读

【文化主题】

紫峰文化  书院特色

1定义:

文化主题是学校用于教育教学行为与管理经营活动的最高核心灵魂,是学校地域文化、校本课程和文化理念系统的灵魂。

2阐释:

(一)

紫气东来,赤乌常绕弦歌地;

峰峦辐辏,高士频登礼义堂。

紫峰书院是瑞昌二中的前身,据清同治《瑞昌县志》记载,道光十三年,广东董思诚令瑞昌。其意为政之道,首推教化;文风蔚起,斯可垂拱。下车伊始,即思教化,兴办乡校,于是选址城东紫峰,修筑书院。此处东衔九江,南望匡庐,西挽县衙,北呼幕阜,近水远山,钟灵毓秀。十五年,书院落成,名曰“紫峰”;因地处东关之外,又名城东书院。

书院坐北朝南,颇有气势。大门呈八字形,犹如张开之双臂,拥抱四方之儒生。前厅名为“五子楼”,供奉至圣先师孔子,以周敦颐、程颢、程颐、邵雍、张载等北宋易学“五子”陪祀,以示尊儒崇文,劝勉后学。楼为砖木结构,两边支柱,雕龙画凤。楼后中座为讲堂,是召集诸生讲课之所。讲堂为石墩木柱琉璃瓦结构,高可两丈许,空阔敞亮,气象恢宏。后堂为宾兴馆,是师生、宾客食宿之所。

书院延名士为山长,时邑令躬督课。生有百人,地占百亩,设施齐全,规模宏大,与白鹿书院遥相呼应,名享儒林。

(二)

紫电发硎,凛凛青霜今试刃;

峰岑临颖,煌煌巨笔自生花。

岁月更迭,不变的是历史的脚步;寒来暑往,沉淀的是文化的烙印。时至今日,二中校园内依旧保留着紫峰书院的“紫峰古井”、“紫峰塘”、“步月桥”、“圣旨碑”及门柱、石墩等许多遗迹。还有深深刻入二中人心中的尊道贵德、尊贤尚功的书院文化。新时代的二中人回溯历史,搜集有关艺文,提炼紫峰精神,新建紫峰书院,打造紫峰文化。紫峰文化研究不仅为瑞昌二中增添了深厚的文化底蕴,而且对学生的思想教育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学校以紫气东来、峰峦叠嶂的紫峰文化为标签,打造书院品牌。提炼了以“奉德育贤”为核心的书院教育核心理念,铸就贯穿德(品格)、智(学格)、体(体格)、美(美格)、劳(行格)的“全人格教育”体系、因材施教,分层授予的“书院式德育”体系和德才兼进的“综合性发展”体系,“尚德博学  知行合一”,始终奉行“高洁自励,坚守清名”“尚德博学,知行合一”“笃志尚学,重道尊师”“经世致用,爱国兴邦”的三十二字紫峰精神,将学校办成“幸福和谐的精神家园、春华秋实的品牌学校”,“兴于学、立于礼、成于乐”,培育“德才兼备的成功学子,全面发展的阳光学子”。

(三)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中国古代书院肇创于唐,繁盛于宋元,历明清而不衰,赓续千年之久。迄至近代,才逐渐为新式学校教育所取代。在上千年的发展进程中,书院文化内涵丰富、博大精深,形成了以人格修养为旨归的尚德精神、以经世致用为特点的务实精神、以薪火相传为特征的创新精神。

崇圣尚礼,人格养成。书院作为一种教学载体及教育制度,与官学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其办学目的是“为教育的而非为科举的”。书院教育从诞生之日起,就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教学模式和人才培养模式,确立起与一般官学教育不同的教学体制。

书院摆脱了官学教条化的束缚,其教育模式大多因师因学而确立各自的办学方针、课程设置、教学方式及授课形式,最主要的教学环节便是老师升堂讲说、学生分斋授课。升堂讲说又称升堂讲释,类似现代学校的课堂讨论,有主讲,有提问,还有辩难。分斋授课则是指生徒的大量时间是在斋舍或书楼自学,同时有师生间、同学间的相互切磋、质疑问难。南宋建康的明道书院规定,每旬“三八讲经,一六讲史”,“每月三课,上旬经疑,中旬史疑,下旬举业”,讲经与讲史即为书院山长的升堂讲说,经疑与史疑实则为分斋授课。

书院讲学并非局限于讲堂与斋舍,祭祀、展礼、游览等都是其重要组成部分。书院以多种方式发挥老师启发辅导、学生读书自学的优良学风,注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各书院在课程设置上也多因时、因地而制宜,但一般都包含经学、史学、文学、诗学、小学、算学、制艺帖括等内容。宋代各书院主要设置“五经”课程,南宋朱熹集注“四书”后,“四书”课程的设置更为普遍,元代书院大多以《四书集注》为必读教材。同时,书院也设置其他课程,例如,濮州历山书院特设医学,内乡博山书院特设数学、书法等。除四书五经外,学生也选修前四史、文选、杜诗等课程,有的书院还辟有“射圃”以传授武学。

书院都重视作为传统教学内容的“展礼”教育。祭拜先师、朔望祭祀等形象教育,成为书院不可或缺的常规课程,体现尊师重道、崇贤尚圣的精神。在“仰而瞻其容,俯而读其书”的氛围中,使学生养成对先贤的景仰与礼敬之情,由此形成书院崇圣尚礼、人格养成的尚德精神。

践履践行,经世致用。“如何培养人”和“培养什么样的人”等方面,书院与官学有所不同。官学立足科举应试之道,着眼于选拔官僚人才。书院教育则强调弘扬“义理之学、修养之道”,以人格教育、繁荣学术、人才养成、传授知识为培养模式。

历代教育大师在大力倡办书院教育的实践中,都明确反对把书院办成攫取功名利禄的名利场,反对把专攻科举考试所需的文辞之学作为教学重点,而主张效法古代圣贤“教学为先”的办学理念,弘扬“以教化为先务”的优良传统,把造就“得时行道、事业满天下”的经世济国之才作为培养目标。例如,南宋学者张栻明确反对把科举利禄之学作为书院办学育人的指导思想。朱熹也说,“建书院本以待四方士友,相与讲学非止为科举计”,他为白鹿洞书院制定的学规,虽然要求书院必须为皇朝政治服务,把维护统治秩序的纲常伦理作为书院教育的方针,但同时更明确反对把“务记览、为词章、钓名声、取利禄”作为人才培养的标准,提出了“修身、处事、接物之要”的育人准则。针对官学和科举诱导士子“忘本逐末、怀利去义”的积弊,他强调书院教育应注重人格教育,提倡言行一致、克己为人、道德自律、修身养性等。朱熹制定的学规不仅为当时书院普遍借鉴采用,而且为后代大多数书院因袭继承,甚至影响到官学教育方针的制定。

书院教育重视道德教化,倡导真才实学的优良学风,强调以品德修养、学术文化为教育的基础,教育生徒要致力于躬行实践,不尚空谈,形成了践履践行、经世致用的务实精神。

崇尚学术,兼容并蓄。书院教育强调为师者要忠信笃敬,毫发无伪,训警恳挚,言语肺腑,为群士景仰而为楷模。南宋时期,号称“东南三贤”的朱熹、张栻和吕祖谦,其学术思想的形成、学术地位的奠立,可以说与书院讲学是分不开的。许多书院教育大师主讲各书院时,多弘扬敬道崇德、知行合一、勤奋严谨、兼容并蓄的优良传统。因此,书院成为学术传播和学术流派的策源地。

独具特色的会讲与讲会之制对书院体制产生了重要影响。书院会讲,实为各书院举行的学术性聚会或研讨会,含有对时人所关心的重大政治学术问题的会同讨论、讲辩之意,由此形成一批“会讲式书院”。例如,南宋乾道三年(1167)张栻主讲岳麓书院时,即邀请朱熹到书院讲学,史称“岳麓之会”或“朱张会讲”,开创书院自由讲学风气。这些会讲开不同学派在书院讲学之先河,对促进书院教学、活跃书院学术气氛起了巨大推动作用,也为书院发展注入了活力,反映了书院在学术上兼容并蓄优良学风的形成。

讲会之制则是诸教育大师凭借书院以传播其学术思想的重要方式,同时也成为书院教学的重要组织形式。与会讲之制作为学术交流活动的形式有别,讲会之制实质上是一种学术团体组织。朱熹主持白鹿洞书院时,也设有讲会。后来,环绕庐山进行学术活动的朱氏弟子李燔、胡咏等数十人,定期集会,讲论师学。此外,具有讲会性质的还有文会、诗会等。由此,出现了一批讲会式书院,极大地活跃了书院的学术气氛,促进了中国传统学术文化的发展,为繁荣中华文化发挥了突出作用。同时,书院崇尚学术、兼容并蓄的文化创新精神得以形成,凸显了书院的文化传承功能。 

中国书院发展史表明,凡书院昌盛之时,也是文化繁荣之期。书院因其浓厚的学术气氛,引领时代风气之先,在文化导向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突出了书院在学术研究与文化传承上所呈现的鲜明性格和独特气质。书院教育注重弘扬中华民族正心诚意、修身为本,讲求经世致用、学术创新等优良品德和传统精神,为中华文化的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书院文化不仅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在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方面发挥了不可泯灭的作用。学校将紫峰书院及中国传统文化瑰宝加以整合,以紫峰文化为核心进行地方文化、传统文化研究,以立德树人为方向,三十二字紫峰精神为纲领,统筹全局,建设江西省特色文化学校。

 

相关新闻

2018-05-21我校建设特色发展实验学校情况简介(四)

2018-05-21我校建设特色发展实验学校情况简介(二)

2018-05-21我校建设特色发展实验学校情况简介(三)

2018-05-17我校建设特色发展实验学校情况简介(一)


学校概况/ About
德育艺苑/ News
教学管理/ Manage
教学研究/ Info
校园风光/ Contacts

客服热线:0792-4222651

服务邮箱:

订阅号